唐夷光

你看我清不清真m(_ _)m

我发誓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淡的菜_(: 」∠)_
最近我娘沉迷养生,于是乎和她出去吃饭连画风都变了😂
很好,清水娃娃菜炖药材😱
无辣不欢的我:……:)
我,仿佛理解了羡羡吃蓝家家宴的感受[捂脸]
虽说还不及蓝家的菜那么登峰造极吧😂至少不是苦味的……

【剑网三策花】《独活》(一)清明祭文

🌸写在前面🌸
①脑洞去年就有了,源于剑网三清明节节日任务
②私设如山,请勿深究timeline
③第三人视角,双线故事,主角你猜猜看
④私心加一两句裴洛
⑤看标题就知道是虐啦……不过有小甜饼哦
⑥此为初稿,写完后可能大修
⑦Emmm本来想一发完但是清明没假我又重感冒,so……分几次陆续发完
多说一句,复健好难OTZ
以上ok?
↓↓↓↓↓GO↓↓↓↓↓
文案: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剑网三清明节挂件鸳鸯埙的描述)
【一】
我叫杜活,这名字,是我师兄给的。
很多年以来,很多人,或玩笑或认真地问起我名字的来由,兼或猜测说会否与一味名叫“独活”之药有关。我从来只是对他们笑上一笑,点点头,道声“是”便不再言语。
其实能说的有很多。
比如这个名字所寓何意,比如我的师兄,又比如为何要师兄给我名字。
但就像经年离乱之后时人皆讳言兵。很多时候,很多事,都随着事里的那个人,一并堙没在尘埃中,再也没办法说出来了。
年少时的我从来不懂为何人说清明时节的雨格外冷,而今痛悟,却已惘然。
回首前身,当年明月。
权且,算与故人遥祭一二。
——————TBC——————
这边与微博大概是同步的,微博ID大乌苏与填坑更配呦
欢迎评论关注|・ω・`)

【瓶邪】军文『无妄Ⅰ风起』第一章· part1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一方天地,须臾间,处在深林爆炸中心的建筑群化为齑粉,滚烫的气浪掀起尘土,以不可抗的巨力推平了四周。

    堪堪匍匐在爆炸范围外的男人淡定起身,在身后蔓延来的硝烟与烈火中,从容轻快的大步踏出一片狼藉的灌木丛。

    男人的肩在爆炸时挂了彩,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风采。拿出无线电对讲机,男人咧嘴扯出一个对方并不能看见的笑容,低笑一声道:「目标建筑已摧毁,撤!」

    无线电那边传来几个有些失真的人声,听出来带着兴奋。男人应了一声,随手将用完的对讲机往身后一丢,那边引发的连锁爆炸声狠狠响起。

    赶来与自家老大汇合的战狼成员,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帅气景象。

    没错,这个身为战狼特种作战部队队长的男人,就是我们的主角之一,吴邪。

 

    而此时另一边的全队,气氛则没这么愉悦。起因就在于他们那刚出任务回归的队长,带回来的一个消息。

    话说张起灵,绝刃的队长,昨天刚刚结束任务,还没来得及回部队休整,就先被首长一声令下喊回了军区总部。

    张启山只是通知了他一件事,商量都不带打的。他告诉张起灵,一周后有个其他部队的中校会调到绝刃当半年副队长,参观训练,旨在促进优秀部队间的技术与友好交流。

    其实张起灵一向对这个大了自己二十有余却在辈分上比自己矮一辈的张启山没什么好感觉,经此一事,看来他在张起灵心里的好感度又要下降不少。

    张起灵冷着张脸回驻地,然后面无表情的宣布了。果不其然,下面队员的表情都有点古怪。虽然碍于队长在场没敢说出口,但下面的士兵早已在心中愤懑不已。

 

    绝刃特种作战部队,是这个国家中实力强到可怕的保密军队,虽然兵种勉强算为特种兵,但是做的训练和任务则更像是特种兵与特工的混合体。由于身份敏感,所有关于他们的一切都是对保密的,甚至连部队内部也有着严格的保密机制。除少数的知情者,对外,这就是一支「不存在的军队」。然而它又真实的存在着,完成各种各样危险系数MAX的国家级保密任务。他们来去无踪,力量可怕,以至于被交战过的敌方称为「影子魔鬼」。

 

    可现在呢?居然连这样一支部队都要被染指!副队的位置几乎是每个绝刃成员都向往并为之奋斗的目标,现在居然让一个其他部队的人随随便便就坐上了,所有人心里都不舒服。更何况这个副队唯一的工作就是参观学习!

一想到一周之后居然就要迎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副队,士兵们就一阵嘘声,暗地里把这个中校骂出了花。

    张起灵也比较无奈,这件事的决定权不在他。要不是原来的副队陈雪寒在任务中受重伤昏迷至今未醒,也不会让人钻这种空子。

    但他比一般士官想得更多,首先,张起灵就不认为会有首长真的老糊涂了,安排个草包进来。这个中校,也许只是局中一颗棋子。

 

    「阿嚏!」在军区医院外科换药的吴邪猛地打了个喷嚏,吓了给他换药的小护士一跳。

    「哎哟,对不住对不住……」吴邪连忙给人家小姑娘道歉,那小护士反应也快,说了句不要紧,包完纱布就闪人了。

    ——————TBC——————


【瓶邪】鲛人《泉客来》第一章.沧海月明 part3

黑瞎子之前怒刷存在感,所以现在可以消失一会了。让我们暂时忘掉他,把目光转向我们的两位主角,瓶邪。

张起灵知道以黑瞎子的能力,有这个本事上岸,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黑瞎子会在水里被鱼叼了去,这也是他能气定神闲的抛弃队友跟吴邪走的原因。

吴邪本想把这个人类送上岸就深藏功与名——遁走算了,可也算是张起灵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倒了霉,他们的位置离海岸较远,就算是吴邪也没办法凭空把他变到岸上去不是?呃,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就是个半吊子,天生的灵力用时也总是搞砸……

纠结了一会,吴邪还是准备开口,问一下这闷油瓶的意见。

张起灵跟着吴邪到了一个小岛,说是岛,其实不过几百平方,一眼就望得到边。以前吴邪和发小几个人,经常到这里来疯玩,后来几个人分开了,对这里的记忆也淡了,没想带这次因为张起灵竟然又回到这里,真是让吴邪好一番惊奇。

吴邪还是鱼身,只能坐在岸边,身后几步就是正在脱下那件被扯破了的蓝色连帽衫的张起灵。一回头,张起灵的模样便在月光下清晰的显在吴邪的眼前,不得不说他身材还真是很好。

刚才穿着衣服看着挺瘦,谁知道脱了才发现他身上全是肌肉,但并不夸张。刚好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吴邪盯着他看了一会,又低头看看自己,心里顿时不平衡了。

张起灵一转身,吴邪又看到那伤口,已经被海水跑得没了血色,心里刚淡去的愧疚又来了。

措辞一下,吴邪仰头对着张起灵试探的喊了一声,“那个,这位小哥……”

动作明显的一僵,张起灵看向吴邪,眼神有点晦涩莫名。

“……”

“……咳,那什么,是我。”

张起灵依旧没表情没反应。吴邪继续道:“嗯,我就叫你小哥好了!我叫吴邪,你呢?”

“小哥,呃……你为什么不好奇我?”

“……今夜是走不了了,小哥,明天应该会有渔船经过的,你……”吴邪有点捉急,这要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

就在这憋死人的时候,张大爷终于开了金口。

“张起灵。”

“我知道。”

六个字,成功把吴邪搞糊涂。

这人是反射弧特长吗?!

听起来似乎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

吴邪明白过来,又觉得槽点满满。那个名字太不吉利了!这闷油瓶是一出生就得罪了他爹才会被起名叫“起灵”的吧?还有后面那一句,你知道,你到底知道什么啊!吴邪觉得不光智商不够用,还想吐血。

张起灵看到他走神的神情,觉得这人的想法一定很丰富。

“……小哥,你怎么会知道?我是鲛人。”吴邪却也不笨,事情连在一起他一想就明白了,还能有什么人见到鲛人而面不改色?

 

“我是异术师。”

五个字,回答了吴邪的疑问。

张起灵期间一直看着吴邪的脸色。他认为,以异术师在鲛人心目中糟糕的形象,足以让面前这个一脸天真的鲛人皱眉,厌恶的离开了。他在等,等他走。

张起灵没再说一句话,只安静地向里走,然后捻决,就地燃起了一簇火。他就背着吴邪坐在那儿。他想,你在奢望什么呢?

然而他许久都没听见下水的声音。

他忍不住想要回头了。

吴邪看到张起灵的反应,心中大概了解了。这个闷油瓶,真是很闷。

就算鲛人和人类的关系不好,也没有必要这样吧?

吴邪失笑不已,变成人身,悄悄地靠近张起灵。这样作衬衫加牛仔裤打扮的吴邪,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鲛人。

果然,没靠多近就被发现了。

张起灵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让吴邪发现。

“不用这样的,小哥,我不会讨厌你。”吴邪挨着张起灵在火堆边坐下,“况且你还因为我受伤,我怎么放心的下?”

吴邪的笑脸在暖黄的火光映衬下,真的很温和。

张起灵打量着。吴邪变成了棕色的瞳仁中有火光微闪,神色不带一点作假。

他忽然一点拒绝的话都想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呢!

——————TBC——————

【瓶邪】鲛人《泉客来》第一章.沧海月明 part2

张起灵条件反射想要侧身甩开吴邪,左手探入水下抓住吴邪紧搂在他腰间的臂想要掰开。可海洋是吴邪的得意之所,他认真起来力气也不小,张起灵竟然一挣不脱。

张起灵敏锐的感到有什么不对劲。

比如在他腰间的东西,手感很细,就像是人的双臂。他可不认为禁婆海猴子之流会生有这么一副脆弱的身躯,那一定是找死。

再比如双臂的主人似乎尽力想拉他出战局。难道是想救他吗?

这个想法一出,就被张起灵pass掉。简直就像一个不切实际的玩笑,他这么想。

哪知道海猴子就跟成精了似的,此刻还学会了钻空子。

一只海猴子凄厉的嚎鸣一声,没放过一点张起灵露出的罩门,利爪穿透张起灵深蓝色的连帽衫,生生刺入血肉,在右边肩背上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连带着将那件连帽衫也被无辜撕扯的粉碎。血液一下子弥漫在海水中,混成加倍腥咸的液体。

吴邪这一下子就不得不松手了。

张起灵左手迅出,索性扯住那海猴子狰狞的爪子反手一拧,借力甩出海面老远。“噗通”一声后,想必是落回了海中。

尝到海水中多出来的一股血腥味道是属于人类的,吴邪才后知后觉原来帮了倒忙。

说不愧疚那是假的,吴邪一边捂脸唾弃自己又犯蠢了,一边心说事已至此,帮一点也是帮,还不如赶紧带这小哥窜了。

毕竟吴邪错过了许多张起灵大展身手的场景,此刻依然认为他是个普通人类,在海里呆久了就会挂的那种战五渣。等到吴邪终于惊觉自己身边的男人其实是level 99+的大boss时,脸上神奇的交织了各种情绪,真可谓是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了。

吴邪又一次凑上前,只是这次的方式没那么惊悚。他露出海面冲张起灵摆出一个笑颜,表示自己并无恶意,这才抓住张起灵的左臂半携半推的一起游走。

嗯,这小哥的右肩有伤,要仔细着不能碰到。【阿卿(吐槽):阿噗!所以大邪你的人妻属性从一见老张的面就点亮了么??吴邪(捂脸):≥︿≤有人欺负我~~小哥(亮出小黑金):(▼皿▼#)阿卿:……(⊙﹏⊙)b】

而张起灵自看清吴邪的面貌时就不再拒绝他的好意。

原来是刚才那个鲛人。张起灵奇怪的松了口气。还好,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妄想。

他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啊。

……

不过说起来,张起灵完全可以一个人脱险……如果忽略他不认路熟悉这里的海域这一重要条件的话。

可他需要上岸。所以从这方面来讲,他的确需要吴邪。

等到终于脱离了危险区域,两个人总算可以安心的放慢一些速度了。

吴邪看着这个不知名小哥的侧脸,好几次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一遍一遍感受着憋屈这种情绪。

更让吴邪郁闷的是,这小哥居然也这么沉得住气,嘴巴就像是封上了似的一个字也不往外蹦。

一般人见到他这种貌似只会出现在神话传说里的生物,不都应该大吃一惊吗?要么恐惧要么好奇,亦或是不敢置信。可为什么这小哥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张起灵表现这么淡定,让吴邪心里头毛毛的。

吴邪决定以退为进,他也不说话。

于是,尴尬在吴邪心中升腾起来,尴尬之余,还免费附赠抓狂。

为什么他会碰到个例外!为什么这人这么难搞?

真像个闷油瓶子!瓶盖还紧得要命,也不知谁有这大神通能撬开!吴邪腹诽道,不如以后就喊他闷油瓶好了。【弱弱的说一句,你啊,嫂子……】

……喂等等,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人?

哦对,黑瞎子那厮还在苦难之中挣扎。

那现在让我们采访一下此次海难的一位经历者。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齐墨先生你好,请问你对队友丢下你与人私奔事情有什么想法?

黑瞎子扯起嘴角一笑【为何我感受到了怨气】,“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想表达一下现在的心情,&#¥@bi——”

咳咳,消音了,和谐社会嘛,要和谐,和谐……

——————TBC——————

【瓶邪】鲛人《泉客来》第一章.沧海月明 part1

海声涛涛,星沉月朗。

透过薄雾,依稀可以看到远海一块石礁上,有一个人背脊的轮廓。

张起灵和黑瞎子站在甲板上,盯着那个背影。他们想要确定,那是否是他们正在寻找的生灵——鲛人。

三个月来,他们断续出海,想要找到鲛人一族。只是鲛人将城邦以古老法术遮掩的太好,他们亦需遵守约定,不能在深海中使用异术冒犯深海。所以即便是张起灵和黑瞎子这两个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找起鲛人也力不从心。

张起灵只是趴在船舷上沉默地看着前方深蓝的海水,还有那个轮廓。

而一旁被墨镜盖住大半张脸的黑瞎子就显得蛇精病多了,嘴并没有闲下来过。

“喂~那边那个,对没错就是你!你是鲛人吗?是就唱歌呀嘿嘿嘿……”黑瞎子嘘声喊着,在黑夜里呲着一口小白牙,笑得贱兮兮。

张起灵难得理他一次,侧头冷冷盯了他一眼。

嘛,有个蛇精队友,也是醉。

黑瞎子立刻噤声,为什么他好像从那眼神里读出了鄙视。

也许是命运在开黑瞎子的玩笑,三秒后,歌声真的从石礁那边传了过来。

“……”

“……”这下黑瞎子也无语了。

这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空灵的歌声悠悠飘荡在海面上,虽为男声,依旧动人的像是要摄住心魄,虽然他们并不能听懂以某种吟唱似的语言写出的歌词。

没错,是挺作死的,毕竟鲛人的歌声可以使人迷惑。还好他们警觉,只是怔了几秒,回神后立刻施结界挡掉歌声。

黑瞎子注意到张起灵脸上残留的一点大梦初醒的神态。于是调子转个八个弯,不怕死的调侃道:“不应该呀~哑巴你居然会中这种小把戏?”

张起灵神情恢复清冷,淡淡冲他吐出四个字,“你的失误。”

噗——黑瞎子只觉得一口老血闷在胸口,他刚才的声音那么小根本不可能会被听到好么!这是借口推脱!

而海雾那边的石礁上,背影的主人吴邪,正愉快地哼歌晒月亮。

今夜是望月,月华正好。吴邪回到久违的海,沐着月光心中感慨不已。当然也有一部分是鲛人崇水拜月的天性致然。

须臾,船离石礁已经很近,堪堪停在不触礁的安全范围外。

发动机的声音惊动了吴邪,吴邪一个机灵猛然回身看去。视线刚好对上甲板上的张起灵。

真是好死不死,被人发现了……

但是这个小哥长得还不错诶,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胜在样子俊朗。啧啧,这在地面上得吸引多少姑娘啊……哎不对,跑题了!

吴邪很不理解,为什么半夜有人会到这种危险的海域来。

他就是认为不会有人发现,才上岸的啊!

蹙起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吴邪郁卒,他回海后第一次晒月亮,就这么被搅了。

另一方,吴邪真切的模样露在二人眼前。温润如玉的长相称起来应该是帅气,瞳色却是异样的冰蓝。身上数处半透明的蹼和鳍都证明了他鲛人的身份。吴邪的鱼尾很漂亮,是少见的银白色,鳞片边缘泛着一点与瞳色相符的冰蓝,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张起灵对上他像海水一样干净的眼神,心中竟然微微一震。

原来世上,有这样干净的眼神。

在心里,张起灵给吴邪下了这样的定义。

张起灵一个人走过许多年,历过孤寂,看过太多的人心险恶。或许是习惯了应对别有用心,再见到这样不带一丝用意的眼神,竟会手足无措。他冲动地想叫这个鲛人别走,但,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这个空档,吴邪已经惊慌失措地看了他一眼,跃入海中。

张起灵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他或许如人那般所说强大如神佛,可对于自己,他仍然一无所知,并且无能为力。

一旁的黑瞎子表示,小鲛人竟然无视了他!不~开~心!

好吧,这是文字赘述了,作者表示这一切发生的是相当快的,半分钟之内!

吴邪现在完全没有赏月的心情,被发现也就罢了居然还被看得那么清楚!这下糟了完了糟了完了……让三叔知道还不被骂死!还有啊,溜晚了谁知道会不会被捉住?

然而,游了不过几百米,吴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海水也猛地震动起来。

吴邪探出海面奇怪的回望,瞬间就吓窜了。

真是有够诡异,张起灵和黑瞎子的渔船,被后面一艘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老帆船直接撞到了石礁上。并且,那艘帆船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以一种几近于自杀的形式不断撞船。渔船很快开始急速进水。

吴邪从震惊中找回一点理智,他不记得刚才看到的是两艘船,那么问题来了,后面那艘是哪儿来的?

……

“是鬼船。”张起灵拧断一个海猴子的脖颈,简洁的说道。

黑瞎子点头,抹去脸上混着海猴子血液的海水,表情严肃了一点,“让个鲛人出来当诱饵,看手法又是陈皮阿四那老不死的阴谋,哑巴,也许你没死的消息漏了。”

“目的?”张起灵说话一贯的利落,又反手打偏一个海猴子。他心里对这句话莫名抵触。

难道他真的看错了吗,有那样的纯净眼神,也一样居心叵测?

“不清楚……”黑瞎子苦笑道,“看阵势虚张声势的成分太多,就算哑巴你伤未愈也奈何不了你,不像是杀人灭口……”黑瞎子憋着一口气快速说完,还要动手打架。在海里不能用异术,应付起来真是很麻烦。

“还有一种可能,”黑瞎子顿了一顿,“我们凑巧做了别人的替罪羊,他想杀另一批人,那些人都是菜鸟。”

张起灵目光一紧,不再说话。

两艘船都沉了,张起灵和黑瞎子在水面上跟海猴子混战。虽然海猴子并不难对付,但胜在数量惊人。海猴子不但会攻击,还会扯人进海,很是讨厌。

张起灵难免被海猴子带离石礁好大一块距离。而黑瞎子正在料理船里跑出来的唯一一只禁婆,准确的说是对付那些难缠的头发。

吴邪心说,虽然被那人发现了很不爽,但见死不救也是不好的。所以吴邪大义凛然游去救人了。

可我们的天真无邪同志并没有发现其实人家根本不需要他救。

当吴邪赶到时,看到的是海水里全是血。侠义心爆棚的吴邪冲向离他最近的张起灵,在他身后猛地伸臂搂住他的腰往后扯。

——————TBC——————

略有修改,重发一遍~